当前位置: 星星网 >  国际 >  特朗普:三国制裁法案有严重缺陷 损害施政灵活性 > 正文

特朗普:三国制裁法案有严重缺陷 损害施政灵活性

星星网-国际 来源:中华网 时间:17-08-03 951条评论

新华社华盛顿8月2日电(记者刘晨陆佳飞)美国总统特朗普2日签署了一项针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三国的制裁法案,使之正式生效成为法律。特朗普同时表示,这项法案“存在严重缺陷”。

特朗普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说,他赞成通过严厉手段惩罚伊朗和朝鲜,也不会容忍任何对美国内政的干涉。

然而,特朗普同时说,法案存在“严重缺陷”,特别是损害了美国行政部门在对外谈判交涉方面的权威,降低了总统为美国争取利益时的“灵活性”。

特朗普表示,美国期待看到俄罗斯采取行动增进与美关系,期待未来美俄两国在全球重大问题上寻求合作,从而让制裁法案没有存在的必要。

这项制裁法案于7月下旬在美国会参众两院获得通过。除对三国实施制裁外,法案还加入了国会将拥有限制美国总统解除对俄制裁权力的条款。

根据该法案,美国将以俄罗斯涉嫌干涉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和乌克兰危机等为由,追加对俄相关个人和实体的经济制裁,并以发展弹道导弹项目等为由,对伊朗和朝鲜实施新制裁。

法案规定,总统在做出包括解除对俄制裁或归还被查封外交财产等涉及美对俄外交政策“重大改变”的行动时,均需向国会提交报告,而国会有权否决总统的决定。

朝鲜8月1日谴责美国国会近日通过新一轮针对朝鲜等国的制裁法案。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伊朗总统鲁哈尼均表示将采取措施予以回应。

俄外交部7月28日宣布,美国会以“极度挑衅”的法案拟对俄加强制裁,俄方决定采取回应措施,要求美方裁减驻俄外交人员数量,禁止美使馆使用其位于莫斯科的多处房产。

一文读懂美俄互相制裁:蜜月未开始已结束?

7月30日,俄总统普京宣布755名美国外交官必须离开俄罗斯。普京在接受Rossiya1电视频道专访时表示,755名美国外交官将不得不离开俄罗斯,因为华盛顿对俄的不友好政策。俄罗斯要求美国在九月前将驻俄外交人员减少到455人,并且宣布查封美国部分在俄资产。

“美方在毫无缘由的情形下采取了一项措施,但重要的是要注意,这使俄美关系恶化了。他们非法限制,企图影响世界其他国家,包括那些有兴趣发展和保持与俄罗斯的关系的国家,甚至我们的盟友。”普京在星期天对频道主持人弗拉基米尔·索洛维诺夫说。

二、美国“两次伤害”终换来相互伤害

①2016年12月,奥巴马政府因俄罗斯疑似“干预大选”和“对驻俄美外交官施压”为由通过了一揽子反俄制裁,并驱逐了35名俄驻美外交官,查封俄罗斯常驻纽约代表处与俄罗斯驻华盛顿大使馆两处郊区别墅。

②今年7月25日和27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先后通过一项法案,对俄罗斯以及伊朗、朝鲜施加新的制裁。美国国会这一最新行动是为了对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大选,及其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危机中起主导作用所采取的惩罚性措施。如特朗普决定签署这一新的对俄制裁,这也将使美俄两国首脑所希望的缓和两国处于“自冷战以来最低点的”外交关系计划受到重击。

三、美俄相互制裁升级欧盟“很受伤”

①普京:有一整套办法来回应美国

7月30日,俄国家电视台播放了对普京的独家采访。普京说,美国方面采取了没有任何缘由的举措,使得俄美关系恶化。

普京表示,俄方有一整套办法来回应美国。俄方等了很久,希望未来同美国的关系会有好转。但就目前来看,即使未来关系好转,也不会很快(发生)。俄方应该表明,自己对任何制裁都会做出回应。

②特朗普的难题:要和国会“掰手腕”吗?

目前,特朗普还没有明确表示是否支持这项法案。根据白宫声明,总统支持对朝鲜、伊朗和俄罗斯的严厉制裁,不过他要确保美国人的利益,所以正在研究这份法案,并等待法案的最终版本。

在特朗普政府内部,包括国务卿蒂勒森在内的多位要员已经对法案中的限制条款表示反对。他们称,该条款侵犯总统的行政权力,“会让总统在探索与俄罗斯沟通合作渠道的过程中被束住双手”。如果特朗普动用否决权,那么新法案会回到国会再次表决。这时,如果法案在两院都获得三分之二多数支持,那么不用总统签字,它就能成为法律。

③欧盟:能源安全与俄息息相关制裁问题与美难达成共识

7月26日,美国参众两院通过的制裁俄罗斯的法案,已引发欧盟的担忧和反对。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主持的每周一次的欧盟委员会例会讨论了美国单方面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对欧盟产生的影响这一重大问题。欧盟的能源安全与俄罗斯息息相关,这是欧盟无法在如何制裁俄罗斯这一重大问题上与美国达成高度共识的主要原因。

四、美俄关系未来如何走?专家:美俄关系受制于美内政

如今,美国会制裁俄罗斯的议案已呈到特朗普案上。签,是默许法案对自己权力的限制;不签,会给自己留下“通俄”口实。特朗普会怎么做?如果此次法案通过并实施,将对俄美关系产生什么重要影响,特朗普希望缓和两国关系的打算又是否会破灭?

对此,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杨成表示,美国国会两院都以绝对优势通过制裁法案,充分表明美政治精英在涉俄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已超越共和、民主两党的政党利益边界,而表现为一种重叠共识。

俄美对两国关系改善的预期早已大大降低,能够正常化就已经是可以接受的结果。此外,问题还在于,两国关系的调整主要不取决于俄,而取决于美。换言之,俄美关系的调整已经呈现出后冷战时期前所未有的,受制于美国国内政治议程和政治结构的新特点。

特朗普即便曾经想改善对俄关系,现在也不得不部分迁就目前对自己不利的国内大环境。俄对此认识得很清楚,会继续努力争取俄美关系的改善,但预期已明显调低。

(新华社)

标签:

返回星星网首页

(责任编辑:网络小编)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