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星星网 >  情感 >  没有买方就没有卖方,没有卖方就没有拐卖! > 正文

没有买方就没有卖方,没有卖方就没有拐卖!

星星网-情感 来源:卡耐基口才 时间:17-09-12 386条评论

最近发生的新闻,一对广东汕头的陈某夫妇坐上了被告席。原因竟是“夫妻不甘心生7个女儿,为延续香火凑10万元买男婴”。

为了得到一个儿子,夫妻俩东拼西凑了近10万元,通过“民间手段”“收养”了一名男婴,可是娃还没抱回家呢,就已经被公安抓了。

孩子是通过层层转手、拐卖而来的,而这些无良心的人竟为了几千几万块就把别人一个家庭的心肝宝贝这样偷取和虐待,何其禽兽!

一个孩子,在人贩子手中只是一件“工具”,可是在父母眼中却是珍宝。对于丢失了孩子的家庭而言,永远都伴随着一种痛一种遗憾。

“拐卖儿童”屡屡发生?搜索

▼ 

1996年,谭茂豪(被拐卖、收养后改名)的爷爷生病了,文父文母为了方便照顾爷爷奶奶,便把5岁的谭茂豪送到了外公外婆家。

谭茂豪有一个舅舅,是外公外婆捡来的儿子,他趁着二老不注意,将年幼的谭茂豪拐骗至厦门,送往了人贩子手中,随后不知所终。

儿子被拐卖后,文父文母心痛不已,报警后便开始四处寻找儿子。二人带着希望,奔赴于每一处可能有儿子的地方。

每打听到一个地址,他们就去那个地方打工,边打工边找。但上天磨人,每一次听说疑似有儿子的消息,二人总是揣着希望前去,背负着失望而回。

后来谭茂豪被人贩子卖给了在厦门打工的养父,养父给他改名,带他回老家生活。在谭茂豪17岁的时候,养父去世了。

后来谭茂豪结婚生子,在妻子的鼓励下,他勇敢踏上了寻找生父生母的道路。

多番辗转之后,黄天不负有心人,谭茂豪与文父文母终于在21年后相认。

民警带着谭茂豪回四川绵阳认亲

▼ 

六岁男童被拐,38年后DNA比对找到家人

相遇一刻,一家人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在我们的国家,拐卖儿童的案例还有很多很多,而真正能够在若干年后与亲人再次相认的却是屈指可数。

还有很多孩子们“流浪在外”,还有很多父母翘首以盼,还有很多家庭自从孩子丢失那一天开始便不再完整。

“拐卖儿童”找回有多难?搜索

被拐卖的儿童,要找回有多难?

就像一滴水流入了大海,就算有一天化成了雨滴,落在你的脸上,你也不会记得他,因为你的脸上早已被眼泪磨灭了知觉。

有一次我跟姐姐逛街,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走着走着,一回头,人离我五米,再一回头,人不见了...

她手机钱包都在我身上,我等了好一会都没看见她。不过因为我们都是成年人,所以发生了这样的事很容易处理。

姐姐在一个店借了固话给我打了个电话,然后让我去那里跟她汇合。

大街上人来人往,根本看不到谁是谁,所以父母一定要看劳小孩子,寸步不离,不能让他们随意乱跑。

大人才有足够的智商和经验处理“走失”的问题,但是小孩子的社会经验尚浅薄,遇到同样的问题根本不懂得如何处理,最后就很容易在人群中被不法份子拐走了。

▼ 

《亲爱的》是手辰影视出品的一部“打拐题材”电影,故事原型的真相令人泪奔。

田文军(黄渤 饰)和鲁晓娟(郝蕾 饰)是一对结婚多年的平凡,但实际上,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早已经被时间和争吵消耗殆尽。

如今,联系着两人的唯一枢纽,就是可爱的儿子田鹏。然而,某一天,这唯一的纽带也断裂了。

鹏鹏在一次跟小伙伴出去玩的时候,为了追妈妈的车越跑越远,最后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爸爸和妈妈知道儿子不见了之后,心慌意乱的感受瞬间涌上心头,着着忙忙报了警,开始了寻子之路。

首先是聚集亲朋好友到地铁口、广场等人口密集的地方,看到年龄相仿的孩子田文军都忍不住去确认一下,见到人家身边一大包的东西也要去确认一下里面是不是窝藏了他儿子。

后来在警方提供的监控录像中,看到了是一个妇女抱走了他的儿子。

儿子不见了,父母肯定是心乱如麻、痛心疾首的,但是警方的一句“理解你们的心情,这年头到我们这里报案的失踪儿童父母非常多”,这是多么残忍而又无奈的一句话啊!

后来,田文军在录制新闻报道的时候,报了孩子的基本信息之后,最后说了一句让人泪奔的话:“我儿子吃桃子过敏,如果有人买了我的儿子,不要给他吃桃子。”

后来还在各大网站发布自己的寻子信息,到大马路上演讲“没有买方就没有卖方,没有卖方就没有拐卖”。一年后,他依旧在寻找儿子的路上奔跑着,从未停歇过。

似乎他能做的,都已经做完了。一次次的希望,一次次的失望。

在后来一次接到群众的举报线索之后,田文军带上一笔钱和一把刀独自远赴河北,他知道那个人也许是骗子,但是他不能不去尝试,他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寻找儿子的机会。

田文军因为花了大量的时间来寻找儿子,无暇顾网吧生意,房东便让交不起房租的他另找地方搬。田文军说:“万一我儿子某一天回来,这里变了样,就找不着家了。”再次泪奔!

后来他们加入了一个“万里寻子会”,里面全部都是丢失了孩子的父母。天文军说了一番话:“我的孩子被拐走了,我都成了人下人了,他们还来骗我。现在可好,连骗都没人骗我了。”

有人骗最起码证明还有点眉目,最起码还有1/2的机率是真的,最起码还有点希望。可是没人报料了,就是真的完全没动静了,真的石沉大海了。

后来田文军在鹏鹏走失的幼儿园门口摆了个麻辣烫小摊,并粘上寻子信息“20万寻找爱子”。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了他寻子的愿望。

就这样找了一年又一年,那些被拐卖的孩子不知道是否还健在,不知道被转了几手现在在谁的家庭里,不知道是变成了“那个家庭”的“宝”还是“草”,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他的亲生父母,不知道有没有被坏人打伤打残扔到街上乞讨......

而对于丢失了的孩子的父母而言,他们必定是每天吃不饱睡不好,他们的心永远都会无比愧疚,他们的生活永远都会蒙上一层雾霾。

他们不敢要下一胎,因为下一个生命的到来,某种意义上代表着他们放弃了那个被拐卖的孩子。

 

“二次”拐卖,是另一种痛。搜索

幸福的理由总是相同的,但悲伤却有千万种形式。

《亲爱的》的最后,田文军找回了鹏鹏,就在大家欢呼声一片的时候,鹏鹏却表现出依赖养母、甚至不愿意跟生父回家。

黄渤终于从村民手里抢下孩子,但孩子的眼神却只有茫然和恐惧,不见亲情。鹏鹏虽然对他还有印象,但对养母却也有了难以割舍的感情。

对养母的又恨又怜,找到儿子的欣喜若狂,这种复杂的滋味恐怕只有父亲才体会得到。但最后他还是选择原谅孩子的养母,只为保护孩子。

这也恰恰是打拐面临的另一个困境:解救相当于第二次拐卖,被带走时伤害一次,带回来又要伤害一次。

孩子太小,并不确切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生命里却平白增添了两次震荡,每次都要让他再艰难地融入新家庭。

田文军丢失了爱子是不幸的,但最后找回来了却是幸运的。

但是我们现实生活中,还有很多很多被拐的人已经几十岁了才找回来。一边是血缘亲情,一边是养育之恩,任谁都很难在其中做出个选择。

这也是“拐卖儿童”给无数重圆家庭带来的意想不到的痛。

但是,我认为最终能找回并且能相认的家庭确实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最起码孩子还是健在的。

而那些一辈子都没能相认的家庭,心中的痛一直都无法释怀。甚至还有那些被拐卖方打至残疾扔在街上乞讨的孩子们,他们的生活是不见天日的,何其悲惨!

没有买方就没有卖方,没有卖方就没有拐卖!

除此之外,最最主要的是父母要提高警惕,照看好自己的孩子,不要让坏人有可乘之机。

最后,希望“打拐”能够引起社会关注!希望正在犯罪的或者即将犯罪的人贩子们能够回头是岸、改过自新。

希望那些丢失了孩子的家庭能够早日寻回爱子,希望那些有孩子的家庭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希望路人甲路人乙丙丁们,给这些可怜的家庭多一份支持、帮助和理解;如果有发现线索的,帮忙提供线索这种举手之劳的事情我们要尽力去做。

更不要埋没良心地去欺骗这些爱子心切的父母的钱财,不求你能够帮助和扶持,最起码也不要雪上加霜。谢谢!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报名王牌课程

【当众讲话、人际沟通、心理素质】

详情请拨打热线电话:

400-178-5058

标签:

返回星星网首页

(责任编辑:网络小编)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