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星星网 >  生活 >  “吓尿了”被用来描述跳伞的时候并不是一种夸张修辞 > 正文

“吓尿了”被用来描述跳伞的时候并不是一种夸张修辞

星星网-生活 来源:公路商店 时间:17-09-12 338条评论

日本男孩Yoya把所有行李都装到箱子了,他马上要前往兰卡威跳伞,他的朋友建议他带一个成人尿不湿,Yoya笑出了声,然而这种自信却没能延续到他从半空着陆的前一刻。

马来西亚的兰卡威是全亚洲最著名的菜鸟跳伞员集散地。

在这个关税自由的小岛上,3000米跳伞只需要三千多块钱,比起关岛、迪拜和美国便宜了一半,还包含接送和跟跳拍照的服务,这吸引了大批次想要在境外游朋友圈留下确凿证据的亚洲游客慕名。

除了对着Gopro勉强调整出来的微笑,没人愿意在朋友圈展示他们的嘴皮在半空被吹成一团舞动的橡皮泥的样子。

初学者从这里大方地收割着富足生活的户外照片,只把尿液偷偷留了下来恩泽大地。

你可以在着陆点看到无数还没缓过神的新手,惊慌失措地瞪腿翻白眼,他们嘴里嘣出的“吓尿了”绝对不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

你压根没有放大裤裆仔细研究的机会

根据美国跳伞协会(USPA)的统计,全球每年300万人次的跳伞体验中,1/4的人都会尿失禁,这已经跳伞教练员之间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

纵身一跃之前,每个人都曾想象过自己站在兰卡威的蓝天深处俯瞰苍穹,用最赛亚人撞击地球的姿势,迎接着越来越近的海岛,咆哮的空气在你松弛的躯体上泛起肉浪,耳边尖锐的风鸣声中灵魂登时上线。

然而,和所有理想遇到现实一样,每个初跳者都会在飞机打开舱门的一刹那体会所有的逼装起来都不容易。

只有真正地站在云层之上,你才知道“吓尿”并不是一个形容词

这源自大脑急速释放的皮质醇,它被快速推进血液循环刺激了膀胱,导致人的心率超过170bpm

要知道,在床上大喊“baby come on”时人的心率才130bpm

灌满舱门的强风就会吓退一大半信心满满的初跳者,但来自澳洲的跳伞教练可不是陪你来吹风的。

有的人起跳倒计时已经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两位还在迎风抽搐,换教练来数的话,你看见“二”的嘴形之前就已经在半空中翻滚了。

在这之后,没人还记得教练教的类似身体弯成“banana”形状的肢体语言,满脑子都是签生死状时延伸的狗血剧情,后果是你重新品尝了一次昨晚的桑巴虾酱。

这算是容易捕捉的画面,还有一条抛物线是任何社交软件的晒照都看不到的,就连高速运动相机也很难拍到。只有裤裆知道他的亲密伙伴正在诠释什么叫“上下呼应”。

这就像少年第一次遗精的心理活动,除了在内敛的亚洲,在跳伞风靡的欧美,你也只能在各种论坛的经验贴上去挖掘真相。

“在刚跳下的8-10秒钟内我被完全融进空气,根本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尿了,,真懊丧,我再也不和狗狗玩扔到空中再接住它的游戏了,说不定它哪天就撒我脸上了。”

“落地才发现下体湿透了,下次要带个尿不湿吗?”

正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屎尿来袭忍不及,空中失禁的问题从来就不是跳伞圈独享。

战斗机飞行员最害怕的事,不是遭遇敌军王牌飞行员、不是导弹电池故障,也不是跳伞落在满是鲨鱼的海里。

“在第一次跳伞训练时飞机剧烈颠簸,下腹突然险情来袭,我悄悄地绕到前排座椅后,脱掉求生背心和保险带,最后包扎好保密内容,打开的飞机窗户使我得以销毁证据,我深深地为自己投掷恶臭屎尿包自责,并担心就此引发一场细菌战,但三秒后我用'化作春泥更护花'说服了自己。”

为了应付尴尬,做过功课的人会在前一天就开始控制水分摄入,上飞机前也会再去厕所拧一拧,然而它还是会和女人周末之前的月经一样不期而遇。

跳伞经验(暂定标题:我拉到了裤子里)

在跳前的模拟风洞中可能还信心满满,表示已熟练记得那几个简单动作,在空中一切都会如想象般从容。但当危机真正来临,并不是人人都有个大心脏。

就像你正在寝室打飞机,突然听见钥匙插门声,没有几个人能在开门的一瞬间迅速合上电脑翻开书,在裤裆自发性突突突的时候镇静地演出一副怡然自得的勤奋刻苦。

有人建议初跳前用谷歌地图的卫星视角快速zoom in放大到地面,这根本模仿不了跳伞的加速度刺激。

虽然教练只是把人绑在自己身上陪人家爽,性质和躺在床上的妓女无异,有道德和经验的人还是会建议新手忘掉仪式感,用尿不湿来包容那些情非得已。

跳伞运动专用尿不湿

“第一次跳伞会尿是真的吗?”

“是的,百分之百,穿条尿不湿,向教练证明你是做过功课的”

虽然卫生巾也很吸水,这对于女权主义者说并不必要,这项运动开发了她们脱离地表的独立宣言,跳伞得以让她们向上帝证明了“我不必按你设计的尿”。

实验证明,雄性老鼠在断椎死亡后都出现了射精现象,与之相比人类是幸运的,很多初跳者在“假装要死”的过程中体验了欲仙欲死。

在这场独立宣言中,被开发的还有堪比“濒死体验”的空中性高潮。

超过4000次跳伞经验的飞行教练兰姆说,“由于从大腿根到腰部的保险带会频频摩擦身体,加上快速下落造成的情绪紧张,很多男乘客会不由自主地射精,我们这行称这一现象为空潮(airorgasm)。”

对于有幸体验空潮的女性来说,她们背后的教练不止负责着安全。

“Melinda在空潮中完成了她的40岁生日庆祝仪式,她要求我抓住她的胸并挤压它们,她的欢愉甚至覆盖掉了气流声,天哪,那感觉简直就在发洪水。”

“我感觉自己高潮了一千次!”

没有“潘小驴邓闲”的男生仔细研究了这些生活奥妙,如果他约女孩儿去蹦极跳伞,漂流荡秋千,那意图如青天白日般明确。

我认识一个猥琐的男性朋友,他喜欢约女生坐廉价航空飞机的最后一排角落里,企图在急速降落的30秒里死死盯着女孩儿的表情来满足自己。

电影《搜索》中赵又廷说:如果你爱一个就带她去蹦极

人来不及在驾驭自由和逝去束缚的博弈中患得患失,这就像修道院的老处女情窦初开的时候不知应该抵制自我还是享受生活,对于老手来说,跳伞就像自己撸自己一样“稳”。

经过无数次重复落地,他们早就谙熟了中枢神经控制的把戏,G点也向着太阳不断延伸变高。

专业的跳伞服有整套压力系统,穿起来非常不舒服,屁股里会插得温度压力探测针,为了防止高空压缩体内气体,他们提前很久开始节食,吸纯氧防止放屁

每个极限圈都少不了肾上腺的瘾君子,更长的落地高度才有更创意的花样,在降落伞打开之前,天空是他们的荷尔蒙之城。

“自然而然”已经不能满足他们,无数次跳跃中他们发现了自洞档模式,在天空中做爱不需要掩体,让人看得见够不着的野合才是最高境界。

 终于不再好奇为什么有时候突然所有人都仰着脖子看天

人总会想出各种方式去刷新G点,以划破疲惫的现代生活印证活着。在秩序中停留太久人几成机器,总是用“怕”来冲击舒适区域, 怕死怕疼怕怀孕都是一样道理,很多美好却站在怕的背后。

这就像弗洛伊德说的人既有活着的本能,又有趋死的本能,当站在高处时两种本能就会冲突。正是对人性极限秘密的探索不断完成人对自身的认知。

在上帝赐予人性的矛盾中,没有谁能一直高潮,在跳伞美丽而凶险的短短两分钟里人是否卸下面具找到了自己。

除了你的裤裆,没人知道答案。

标签:

返回星星网首页

(责任编辑:网络小编)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