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星星网 >  生活 >  在南美贫民窟,这个中国女孩用画画治愈了流浪汉和罪犯 > 正文

在南美贫民窟,这个中国女孩用画画治愈了流浪汉和罪犯

星星网-生活 来源:CITYZINE 时间:17-09-13 546条评论

在旅行中 你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

Icy的答案是“旅行方式是否和人产生联系”

今天城画君正想介绍这位有趣的插画师

她曾在NGO亚洲动物基金会工作2年

参与过黑熊保护项目

到四川山区支教......

△ Icy和四川留守儿童学校的孩子们一起画画

这次,Icy选择给自己放了半年假

来到南美的贫民窟 教当地人画画

这将会是怎样独特的旅游体验?

正如她的朋友Carlos所说

“中国女孩、艺术家、志愿者

南美贫民窟、流浪汉、毒品、矿产业,

这几个元素这么奇妙地交织在一起,

简直是一个完美的新闻事件。”

△ 她的旅行,引起当地媒体争相采访

一起来看看Icy的南美故事

????

“那里有很多黑社会”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像豇豆一样狭长的国家,叫智利。在智利我主要做两件事:

1、在NGO做义工,学习艺术治疗,帮助流浪汉收容中心和康复中心里的人用艺术表达自己的情感。而做义工的城市在智利北部的安托法加斯塔,这是一个一半是沙漠一半是海洋的城市。

2、出于纯粹的好奇,想看看这个几乎不怎么被我们想起的国家的人们,除了挖矿和喝葡萄酒,到底还在干些什么。

△ Antofagasta的贫民区,满是垃圾堆

到安托法加斯塔前,圣地亚哥的人问我好不容易来一趟智利,为什么要去智利最丑最危险的地方?那里没有风景,还有很多黑社会,晚上千万别独自出门。

可是到了安托法加斯塔之后,亲眼所见却是这样:蔚蓝的海洋,金黄的沙漠,五彩斑斓的房子,认识的人们都尽全力帮助我。比如每次出去玩,都会保证把我送到家门口才回家;我想去任何地方,都非常乐意地陪着我一起去;和我分享本地的生活、文化、习俗、美食。

离开安托法加斯塔前,本地人又告诉我,你如果回圣地亚哥,一定要注意安全,那里到处是抢劫,而且本地人非常冷漠。不像我们安托法加斯塔这般安全。

△ 我在这里经常看到造型各异、观赏度很高的仙人掌

通过画画,治愈了谁?

我工作的流浪汉收容中心和康复中心里的人,不少都是曾经在矿产公司工作,虽然很多人都告诉我矿产公司的薪水很高,但这并不是一份好工作。

压抑的工作环境和贫富差距导致了不少问题,许多采矿工人文化程度不高,他们挣了钱之后,一不知道怎么合理花钱,二不知道如何缓解压力。于是有些钱最终流向毒品、酒精、妓女。

△ 他们善良、幽默、有人情味,跟传说中凶猛的ganster、犯罪分子的形象并不太符合

他们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其中不少人都在积极地康复,希望远离毒品,找一份工作。一个人告诉我去年他因为在超市偷了一瓶洗发水而失业一年,另一个人告诉我他以前是黑社会的,他也偷了东西,不过不是洗发水,而是偷了别人一栋房子。

△ 这位精神奕奕,总是将双手交叉在胸前的User叫Luis。过去他是一个瘾君子,现在他想重头再来

△ 这位user叫American,他是我在Antofagasta里一天里遇到的第二个会讲英文的人。而这张桌子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 最潮的一个流浪汉Luis

在给流浪汉做艺术治疗工作坊时,他们非常真诚地向我敞开心扉,分享了他们艰难的童年和成长经历。

一个人说他不喜欢红色,因为红色使他想起鲜血,小时候他经常看到家里人打打杀杀流下鲜血。他看起来总是郁郁寡欢,对和人的关系非常失望,谈起动物时非常开心。

我和他一起憧憬了他理想中的幸福生活,鼓励他画下来。他说他从没上过学,不会写字识字和画画。我告诉他画画是不需要去学校里学习的,它只是我们表达的本能。

他依然没有自信动笔。我告诉他,你如果想要改变未来,就要按照你憧憬的未来去付出行动。临走前他说:“我明天会去剪头发。”

△ 大家都是全心全意作画

△ 即便是语言不通,但依然能通过画画相互治愈

第二次到工作坊时,他剪掉了长长的卷发,笑容满面,说很多话,像变了一个人。他开始拿起笔自己画画了,还用了他一直避免的红色。画里他住在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里一年的时间,有一只猫做伴,他的两个失联的女儿,偶尔会来看望他。

他对我说了很多次谢谢,说他知道了要乐观地面对未来。而我也想要谢谢他,谢谢他对我的信任,谢谢他同时也治愈了我。

△ 在流浪汉收容中心画壁画时,经常爬上爬下,hippie friends都很细心保护我

△ 最终创作的墙绘成果

康复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虽然我在这里的时间不长,但是我播下了很好的种子,教会了他们怎么画画,今后就算我离开,他们也能够继续用画画和自己对话。

在智利的每一天都有惊喜。身边的每个人都在鼓励我拥抱惊喜。

“好吃的还在后面呢!更美的风景还在后面呢!好男人还在后面呢!好运还在后面呢!”多得是,好得多,好日子过也过不完。

城市画报 × Icy Tan

城市画报:为什么会想到智利做公益,而非其他地方?

Icy Tan:这次主要不是为了做公益,而是为了去学习艺术治疗。刚好在网上看到智利的这家NGO在用艺术治疗帮助流浪汉和监狱罪犯,很好奇他们是如何做的,就申请了。

城市画报:在收容所做义工期间,有哪个人令你印象特别深刻?

Icy Tan:一个叫Luis的人。他非常聪明和善良。他不是流浪汉,事实上他在本地是有自己的妻子(已分手)和孩子的。因为前几年他有了毒瘾和酒瘾,情绪会失控,所以他现在正在恢复阶段。定期去康复中心做心理咨询和康复训练,开始找工作,晚上就住在收容所。我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住,他说自己情绪没有恢复正常前不应该回家住,这也是负责任的一种做法。 

他的两个十几岁的儿子现在在做消防员,他为此非常欣慰,希望儿子继续做这样有意义的工作,不要重蹈他的覆辙,去吸毒酗酒。在智利,消防员是没有工资的,全都是志愿者。他是我的好哥们儿,在我画墙绘时一直跳上跳下地帮忙。

记得第二次见面时,他就递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用西班牙语写着:你是一个有趣的好人,愿上帝保佑你。

△ 绘画墙大功告成!

城市画报:项目期间,有什么令你特别崩溃的事情吗?

Icy Tan:一次在贫民区的幼儿园画墙绘,是要和这些小朋友的家长还有小孩一起合作来完成八面墙。一开始还做了计划,我画线稿,他们上色。没想到真正开始画时,在炙热的太阳下,现场播放着热火朝天的拉美reggaeton音乐,因为音乐和语言不通,我完全招呼不过来,大家也完全high了,在墙上自由发挥。

一开始我还有点因为场面失控火冒三丈,后面觉得反正这事不就是大家开心、享受画画的乐趣就好?

城市画报:现阶段还在美洲旅行,接下来会有什么规划呢?

Icy Tan:一直到12月底,我都会驻扎在智利圣地亚哥。这三个月还会时不时去南美其他国家旅行。因为智利是南美最安全舒适的国家,所以我就把圣地亚哥定为今年我临时的家了(这里街道上的梧桐树总让我想起成都和上海),最为我南美旅行的出发点和终点。同时我也开始在智利发展自己的工作,希望能在这里找到客户和市场。9月初参展了本地的art fair,12月受邀在一家餐厅做画展。

12月以后的事,我都还未做计划。通常我只做3个月以内的计划,剩下的都是见机行事,因为计划总是会改变的,专注做好当下的事就好。

以上内容节选自《城市画报》9月刊

「在南美,我通过画画治愈了谁?」

想知道更多Working Holiday的故事?

点击下图把杂志带回家

制作名单

专题策划 杨凡 桂梅

编辑仇敏业 任婉芬 王晶晶 席郁兰 刘鸯 王宝莹 吴耀锋 立夏陈咏诗

专题设计  梁海平 钟远超

实习生 蔡真 卢绍聪

特别鸣谢  香港快运航空HK express

本文作者:Icy Tan

图:Icy Tan

今日主编  酷儿

合作请联系

(新媒体事业部)

(整合营销部)

投稿请扔至:

标签:

返回星星网首页

(责任编辑:网络小编)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