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星星网 >  时尚 >  首届安仁双年展即将震撼亮相,一百余位艺术家共同探讨今日之往昔! > 正文

首届安仁双年展即将震撼亮相,一百余位艺术家共同探讨今日之往昔!

星星网-时尚 来源:芭莎艺术 时间:17-09-13 149条评论

2017年10月28日-2018年2月28日,首届安仁双年展将于成都安仁镇举行。此次双年展由总策展人吕澎带领策展团队,以“今日之往昔”为主题展开,结合了安仁古镇的人文现状和未来发展,呈现了140余位国内外参展艺术家的作品。 

首次安仁双年展宣传片

安仁之光

首届安仁双年展提供给国内外艺术家展示和交流的机会,将搭建两年一届的学术平台,增强安仁古镇人文和当代的影响力。作为由安仁华侨城发起建立的项目之一,本次双年展根据当地的特殊历史文化,加入了当代艺术的形式。

安仁古镇红星街

在这次即将到来的双年展中,多种视角透视下的当代艺术被再次呈现和重新理解,不仅涉及到历史、现在与未来,还同时考虑到安仁古镇的人文现状和未来发展。安仁被置于全球化和地域性相互交叉的语境中,展现了去除符号化和当代艺术扁平化后的当代艺术思想。“今日之往昔”的主题反映了一种关于当下艺术的强烈反思,与当今艺术现状息息相关。

安仁古镇公馆街

安仁双年展是华侨城进入安仁以来,在文化艺术领域的第一个国际品牌活动,也是华侨城集团“文化+旅游+城镇化”项目的实践。安仁古镇历经百年沧桑,遗留下了27座公馆,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述说着全国历史人物在此的悠久故事。

安仁戏院

知名的刘氏庄园与建川博物馆,以及众多的民国公馆都成为了安仁的与众不同之处。为了满足双年展的需要,华侨城还邀请了中国著名建筑师刘家琨对宁良厂房进行改造设计,并为安仁双年展打造了一个永久展馆。宁良的主展场和民国街、刘文辉公馆、建川博物馆聚落设置的分展场,为观者提供了沉浸式体验的艺术空间。

建筑师刘家琨改造的建川博物馆——钟章印馆

2017年10月28日,安仁双年展将会带来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一百余位艺术家,其中有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等参与过国际重要艺术展览的艺术家。大多数参展艺术家甚至为本届双年展专门创作了作品。

安仁古镇公馆街

总策展人吕澎带领的策展小组由蓝庆伟和杜曦云、刘鼎和卢迎华、刘杰和吕婧、马可·斯科蒂尼(Marco Scotini )四组构成。四组策展团队的策展主题分别为“谱系修辞” 、“十字街头”、“回不去的未来”和“四川故事—戏剧与历史”。

四大板块不离“今日之往昔”

“谱系修辞”

在四个展览板块中,“谱系修辞”相对于另外三个板块更接近当代传统。这部分由杜曦云和蓝庆伟策展,以安仁镇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中的遭遇为背景,通过再次审视晚清以来的中国社会发展轨迹,试图展现对当下艺术的历史成因、最近的传统和对未来期待的讨论。

张晓刚《舞台》,布面油画,260×940cm,2017年

不同个体的感悟作为端点,形成了文化谱系。艺术家特有的工作方法和美学特征,也都是展览的重心所在。参展艺术家包括:陈丹青、方力钧、何多苓、隋建国、王广义、徐冰、岳敏君、展望、张晓刚、周春芽等人。

徐冰《蜻蜓之眼》,影片静帧,2015年

“十字街头”

除了对当代传统的讨论,“十字街头”章节重新阐述了在艺术的语境下,一种没有解决方案的处境。“十字街头”的名字来源于鲁迅与冯雪峰创建于1931年12月的文艺杂志《十字街头》,和现实主义电影导演沈西苓于1937年拍摄的电影《十字街头》。

Lukáš Jasanský和Martin Polák《"Guys" series》,20×10cm,1989-1990年

两者都是左翼文艺工作者在特定的社会背景下,指出解决方案,并付出的文艺实践。策展人刘鼎和卢迎华回应了总策展人吕澎所提出的“今日之往昔”的策展主旨。

Tomáš Rafa《The New Nationalism at the Heart of Europe》,照片与影像,2009年

“回不去的未来”

梁绍基《平面隧道》,丝织品,120×120cm,2013年

与过去结合的同时,未来成为以“时间”为线索对当代艺术的讨论话题。“回不去的未来”由策展人刘杰、吕婧共同去理解和讨论历史与现当代的中国艺术。这一板块虚拟了一个来自未来的视角,为了寻找记忆,记录下当下的历史。

邱黯雄《山河梦影》,三频录像装置,13分24秒,2009年

邱黯雄《山河梦影》,三频录像装置,13分24秒,2009年

展览以双年展发生地20世纪以来的人文历史和当地的特殊性为基础,探讨了历史与时间、未来的历史,以及个体化的当代艺术创作等问题。

徐跋骋《一千年》,动画手稿,70×80cm×15,2017年

张天军《蓝色海面》,布面综合材质,200×133cm×3,2015年

“四川故事—戏剧与历史”

多种艺术形式也将成为首届安仁双年展的一大亮点。由意大利策展人马可·斯科蒂尼(Marco Scotini)策划的国际板块“四川故事—戏剧与历史”,成为了寻找戏剧与历史相互关系的主题。

威廉‧肯特里奇《样板礼记》,2016年

策展人根据德国剧作家布莱希特在1940年所写下的剧本《四川好人》,和泥塑群雕《收租院》作为切入点。这不仅结合了德国剧作家臆想的背景“四川”,还融合了四川美院教授和学生集体完成的《收租院》。策展人主要想让“脸谱化的戏剧表达”成为这一板块所展示的核心要素。

朱安‧朱娜斯《流水河流图腾》,2016年

总策展人吕澎与《时尚芭莎》艺术部倾情分享,探讨安仁双年展的策展理念与构思。

安仁双年展总策展人吕澎

芭莎:在此次双年展的策展过程中,如何将安仁当地历史文化糅合进双年展中?

吕澎:安仁具有过去的民国历史痕迹。这是不同于在城市中某个空间或美术馆中做展览。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德国人在此建造房子和公馆,所以这里见证了这段历史,其中最让大众熟悉的便是刘文彩公馆。

安仁古镇刘文辉公馆

它是当初政治教育和意识形态教育的重要案例,与当时的阶级斗争相关,影响了全国很多人。其次,安仁的抗战博物馆具有丰富的收藏,也是一座大型博物馆。我们在决定策展主题的时候会考虑到安仁的特殊背景,让安仁近现代的浓厚历史痕迹更为突出。

建川博物馆壮士广场

芭莎:为何选择“谱系修辞” 、“十字街头”、“回不去的未来”和“四川故事—戏剧与历史”这四个主题?

吕澎:这四个板块是分策展人根据“今日之往昔”的中心主题,展开的策展想法,是一个共通的主题。每位分策展人都有各自的理解,而且他们都对时间、历史的追问和含义有不同程度的强调。例如,意大利策展人马可的内容涉及到了布莱希特的《四川好人》。他们选艺术家和作品都围绕本次主题,也都有自己的重点和策略。

安仁古镇裕民街

芭莎:国际板块“四川故事—戏剧与历史”是中西文化两种文化间的一种对话,如何平衡不同审视艺术的角度?

吕澎:策展人处理一个主题时,会牵扯到不同的历史和地理位置,从而呈现一个当代的综合体。正如马可找到的艺术家和策展理念。他把熟悉的欧洲文化和中国的文艺结合起来,放置于双年展的现场,呈现出一种综合性的理解。

乌拉‧冯‧布兰登伯格《帷幕》,2010年

这不仅需要重新理解两者之间的特点,还涉及到其中的关系和差异。这种形态是否成功及其产生的效果,都需要亲临现场才能判断。

刘氏庄园内《收租院》原作

芭莎:“时间”是本次策展过程中的线索,你如何理解时间的概念?

吕澎:在过去的若干年中,当代艺术圈对时间概念的认识产生了一个错误观点。大家对事件的扁平化和历史的当代性进行分析,将其看成处于一个平面上的东西后,忽略了时间本身的重要性。我们对时间的理解应该在一个特定的语境中,去分析、了解和判断,而不是因为处于当代史,我们便可以信口开河。

张小涛《黄桷坪的春天》,动画截图,90分32秒,2011-2016年

这种肆意妄为和自以为是的批评现象,忽略了时间和上下文。虽然我们是当代人,但是我们看待历史应该有自己的看法和判断标准。

李青《邻窗·甜》,木、金属、油彩、有机玻璃、漆、铝塑板, 148×148×8cm,2016年

芭莎:如何理解双年展和举办地的关系?

吕澎:任何城市的双年展都应该和城市,或与今天的问题发生联系,这才能具有一定意义。我们不要将双年展看成纯粹的国际性平台,它也不是超地域性的国际平台。这也是“今日之往昔”作为主题的原因,因为我们尊重安仁的历史,希望当代艺术家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待时间、当代和过去的关系。

安仁双年展分展场建川博物馆聚落

首届安仁双年展基于安仁当地的历史文化,糅合了当代艺术的独特形式,为国内外的艺术家提供了与众不同的学术平台。这不仅帮助安仁增强了文化和人文的深度,还提高了安仁的艺术和社会影响力。无论从学术和展览的角度,还是在时间和地域性的探讨上,安仁双年展都在当代艺术的语境下,重新提出和审视当代艺术的问题。它让更多鲜活和多元的想法在古镇安仁得以绽放。安仁双年展将带领艺术进入更深刻的层面,促使艺术界拥有多种多样的声音。

展览:安仁双年展

时间:2017年10月28日-2018年2月28日

地址:中国安仁 宁良老厂房

精彩回顾:

他是波普艺术二当家,用凌乱且巨幅的作品承担起社会责任

描绘生死不代表血腥和扭曲,而是一种质疑和内省

今秋最强展览亮相上海,与雕塑大师安东尼·葛姆雷一同冥想

[策划/齐超][编辑、采访、文/张一凡]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标签:

返回星星网首页

(责任编辑:网络小编)

猜您喜欢